瞄准数字银行“香饽饽”,高盛苦心布局要和摩根、贝莱德一决高下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1-02-23 09:31

  

持续了一年多的新冠大流行,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于将生活、工作和消费等线下活动逐渐转移到线上。而那些搭上疫情“顺风车”,主打线上服务的公司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其中亦包括高盛旗下知名网上银行Marcus。

据路透社1月15日独家报道,有三位银行消息人士称,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正在考虑进行大举收购,以提升其消费者银行业务Marcus的行业地位。因为此前新冠大流行,公司去年贷款和存款业务增速都有所放缓,管理层担心若继续坐以待毙下去,恐将失去行业地位。

在经历了4年的蛰伏后,高盛的数字银行布局已初见雏形。

一、瞄准数字银行“香饽饽”

作为华尔街最负盛名的投行之一,高盛早在2016年就瞄准了数字银行这个“香饽饽”,并在同年创立了主打消费者银行业务的网上银行Marcus,旨在通过向零售客户提供储蓄账户、存款和个人贷款,使高盛的收入和资金来源多样化。

而Marcus这个名字则取自高盛早期创始人,美国知名银行家马库斯·戈德曼(Marcus Goldman)。由此,足以见得高盛对Marcus银行寄予厚望。

事实上自4年前Marcus进入在线银行领域以来,业绩表现虽不算出众,在业内也曾被誉为最佳的在线储蓄账户之一,其个人贷款业务在2019年被JD Power认可为年度个人贷款客户满意度第一名。截至2020年9月,高盛通过马库斯积累了超过960亿美元的消费者存款。

可这些成绩并不让高盛十分满意。上述银行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说,高盛管理层对任何交易都设定了一个“极高”的标准,即交易规模要大,要实现转型。

数字银行一直是人们感兴趣的领域之一,全球市场洞察公司(Global Market Insights,Inc.)2020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的日益普及,以及互联网连接的迅速扩展,使以高效和便捷著称的数字银行交易需求不断增长,预计到2026年数字银行市场规模将超过12万亿美元。

而这场流行病无疑再次让高盛管理层认识到,在线活动将是该行未来增长的核心,这也进一步强化了高盛加强在线银行布局的决心。即使由此带来的后果是,银行分支机构的作用将继续减弱,高管们不再优先考虑任何涉及分支机构收购的交易。

消息人士还称,可以帮助引进新客户或独特技术的数字业务,将对高盛具有吸引力。这也是该行未来投资扩张的方向。不过对上述说法,高盛方面拒绝置评。

二、疫情期间Marcus银行业绩承压

而高盛之所以考虑通过大举并购,提高Marcus的行业地位,其背后还有一个推动因素在于疫情期间公司在线银行业务表现不及预期。

对于高盛而言,当初建立Marcus不只是看好数字银行市场这么简单,也是首席执行官大卫·索罗门(David Solomon)减少高盛对波动性交易和投资银行业务收入依赖的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此,索罗门希望建立收入可预测的业务,例如消费者银行业务和大众市场财富管理,这是其大多数主要竞争对手现在拥有的业务。

去年1月,索罗门为Marcus设定了三年到五年财务目标以及该公司的整体盈利能力的要求。上述三位银行消息人士表示,在大流行期间蓬勃发展的投资银行和贸易业务,以及通过远程工作来削减成本,可以帮助高盛在其盈利能力和削减成本目标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但是,由于担心经济衰退期间的贷款质量,高盛在2020年下半年大幅降低美国储蓄账户的利率,从而显着放缓了Marcus的贷款和存款增速。该银行在上半年增加了320亿美元之后,第三季度仅增加了40亿美元的存款。

他们还称,高盛周二公布其第四季度业绩时,预计将表明其消费者业务的贷款增速低于预期,其中包括Marcus和与苹果公司的信用卡合资企业。

另外高盛还可能会发出警告,如果经济增速持续放缓,其设定的五年内将消费贷款和信用卡余额从2020年1月的70亿美元增至200亿美元以上的目标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实现。不过由于市场状况将会改善,因此预计仍将维持同期实现1,250亿美元存款的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高盛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去年斥资逾200亿美元收购了折扣券商E * Trade和投资管理公司伊顿万斯(Eaton Vance)。

分析师和业内人士长期以来一直期望高盛试图通过收购来发展其消费业务,他们认为现在是高盛该这么做的时候了。

三、为扩张势力,高盛苦心布局

事实上,近4年以来高盛一直在为扩张数字银行消费业务,提升行业地位苦心布局。在2016年Marcus创立之前,高盛主要以投资银行和交易行的形式运营,依靠大规模市场的资金,为投资银行和贸易公司运作。但现在,高盛正在零售业务上加大投资。

2018年,高盛购买了一款个人理财应用,以推动自动化投资业务的发展。2019年高盛与苹果公司合作推出了一张信用卡,并提供丰厚的储蓄利率吸引客户。之后,Marcus又推出应用程序,以满足手机客户端用户的需求,以便他们通过网上银行查询账户信息,进行贷款支付或转账。

去年8月,寄望于未来人们将不需要离开驾驶座就能为汽油、外卖和杂货买单,高盛传出消息正寻求竞购通用汽车的信用卡业务,加大对消费银行业务的赌注。

本周四,据路透社、CNBC等多家外媒报道,高盛已经与发卡初创公司Marqeta合作,建立Marcus将于今年推出的Marcus支票账户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总部位于加州的Marqeta是一家颇受年轻金融公司欢迎的金融科技公司。其现有客户包括Square Inc和Klarna等多家知名数字支付公司。就连万事达卡公司(Mastercard Inc)和维萨(Visa)也是该公司的支持者。作为Marqeta的幕后投资人,高盛希望通过此次合作,能够为Marcus创造更个性化、功能更丰富的数字银行服务。

自动化投资对富裕消费者来说是一种增值,也是高盛数字银行布局的一部分,随着Marcus存款和消费贷款业务逐渐成熟,高盛最终是可能会从其消费者银行业务中获利的(自2016年推出Marcus以来,高盛在该公司上已损失了数十亿美元,主要来自不良贷款。),但眼下高盛在自动化投资领域仍面临双重挑战。

一方面,重量级对手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已经抢占了最大的消费者存款市场份额,而显然Marcus在这一领域的竞争力还远远不够。另一方面,Marcus还必须在储蓄账户利率上与Ally等在线银行竞争。

四、杀入零售财富管理领域,和摩根、贝德莱一较高下

而杀入零售数字财富管理领域,对于高盛而言或许是个逆风翻盘的机会。即使这意味着高盛将面临的不只有经纪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和独立机器人顾问公司,还包括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这样的强劲对手,但财富管理对高盛来说仍可能是一场盈利游戏。

据CNBC报道,高盛计划于2021年第一季度公开推出之前与员工一起测试的数字咨询平台——Marcus Invest,也就是俗称的机器人顾问。这项计划可以帮助Marcus从一家主要为超级富豪服务的精英银行转变为可以为更多消费者服务的数字平台,以迎合大街上的那些普通投资者们。

传统上,高盛只向“超级富豪”提供建议,即那些拥有超过1000万美元可投资资产的投资者。但现在高盛想通过Marcus吸引更多年轻且富裕的消费者。而且通过进军零售财富管理领域,可以让高盛拥有相对稳定的收费业务,而该业务此前仅通过其私人银行接触。

随着零售资产的流入,这一举措也将为其自营共同基金和ETF带来了更多收益的机会。Marcus Invest可以根据高盛投资策略集团设计的模型来管理交易所买卖基金的投资组合,并在精选的投资组合中包含高盛资产管理公司的ActiveBeta和Access ETF。

如此一来,在小范围内,高盛就可以在零售资产管理领域与贝莱德和先锋的基金经理展开竞争。

为了这一步棋,高盛早已提前做好了准备,在去年以7.5亿美元现金收购了联合资本(United Capital),作为其转型的一部分。当时,联合资本的资产管理规模约为250亿美元,收入为2.3亿美元,在全国有近100个办事处。该公司的FinLife CX数字平台和财务规划软件也参与了交易。

不过,未来的市场环境是否有利于高盛在数字银行领域大展拳脚,仍有待观察。

虽说去年,高盛解决了涉及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1MDB的长期腐败调查,解除了通常可以阻止监管机构批准大型收购的阴云,但监管人士称,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在允许银行交易方面可能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严格的立场,这意味着进行大型银行交易的窗口可能有限。

(加美财经)

#高盛#、#数字银行#、#摩根#、#贝莱德#

作者:程雨非

责编:Faye


Powered by 博彩免费游戏体验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